外省生活

2021-11-19 21:39 admin

有时,配送的慰问令人不安。

一个长条形木纹验讫章,

一户盖一下,近似于“到此一游”。

 

而我们的户籍在故乡,

故乡在别处——

迁徙有如把一个繁体字从族谱中抠出,

以冰块损耗的落日,

将之简化为一张流通的面孔。

一件用方言缝制的黑外套,

无论合身与否,出门时都得穿着。

 

剧烈运动后,是疲乏,是茫然,

是失落和怠惰——配送的月亮刚好

能被一碗水装下,一整夜,

它摇晃着我的睡眠,

仿佛带我在无际涯的大海上游荡。

 

而我们的孩子们,高举色彩斑斓的

变声期,脸蛋光洁像刚长出

一层绒毛的浆果。

他们在堤坝上捆扎波浪,

用飘落的樱花摁住奔跑的群峰。

 

——他们比我们更像他们。